当前位置: 蒋店门户网站 > 旅游 > 「ag宠儿直播」她亲手将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

「ag宠儿直播」她亲手将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

发布时间:2020-01-10 11:31:17 人气:4630

「ag宠儿直播」她亲手将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

ag宠儿直播,【导语】这里是不正经旅行和生活研究所。欢迎关注“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

-旅行小说《分手旅行》-

【作品导语】

斯里兰卡、泰国、越南,三个国家,一对已经分手的恋人,既是游记,又是小说。

一份承诺,一段旅行。

已经分手的恋人,承诺还能实现吗?旅行还能继续吗?

【作者自述】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陈升的一场演唱会“明年你还爱我吗?”

他提前一年预售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人的席位,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由双方各自保管,一年之后,只有两张券合起来才能使用。

于是,我就联想到,如果把演唱会换成旅行呢?

一对情侣提前一年定好的旅行计划,买好的机票,如果还没到出发时间两人就分手了,那这趟旅行还能不能实现呢?到底该怎样实现?以及,旅行之后两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于是便有了这本小说《分手旅行》。

虽然故事是假的,但旅行是真的。真亦假时假亦真,小说里的角色基本上都有现实中的人物原型,而且这些人物原型在我的游记里差不多都出现过。

写这本小说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创造“角色”的过程,我将自己旅行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各种人进行提炼、抽象、融合、甚至“变性”、“重装”,形成全新的角色,再把这些“虚构”的角色放回到一趟“真实”的旅行中去,就构成了这部“说不清、道不明”的旅行小说。

所以,这本小说里的各种角色到底是我游记中的哪些人物原型“变异”而来?要不大家都来猜猜看?

豆瓣电子书评分高达8.2

接下来将继续在本公众号进行连载

敬请关注

-前文回顾-

分手旅行001|失恋了,失业了,就该出去旅行了

分手旅行002|旅行开始,那个传说中“甩不掉”的前男友

分手旅行003|爱过后,咱们就乖乖做“陌生人”吧

分手旅行004|斯里兰卡的“四人帮”

分手旅行005|当着你前女友的面,咱们就顺便结个婚吧!

前文详情请关注“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

【6、她亲手将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

[ a ]

到达努瓦拉·埃利亚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这个海拔将近2000米的山中小城,气温明显比康提低得多。

唐莉儿、林文宇、小茜和阿毛四个人冻得直哆嗦,都忍不住披上了外套,可下身还是穿着短装,寒气呼呼地灌上来,时间长了依旧扛不住。

因为没订酒店,他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一名守在汽车站门口的掮客想拉他们去酒店,被唐莉儿拒绝了。他们先随便找了一家小餐馆钻进去,吃个饭,避避寒,为保险起见,还得自己先研究一下再做决定。

这里不是热门旅游地,小餐馆里全是当地人,当他们坐进去时,大家都回头盯着他们。四个人拿起菜单,全点了同样的鸡蛋炒饭。

“努瓦拉·埃利亚面积很小。”等上菜的空当,唐莉儿翻开lonely planet给大家分析,“市区主要是这个叫维多利亚公园的景点,步行就能到,我看书上推荐的住宿大都是在北部这一块区域,我们等下去那边找找看。”

“嗯,好的。”只有阿毛一个人回应,另外两个人心思都不在这上面。

食物上桌,大家迅速解决问题,出门后顺着主街new bazzar往北走,才刚刚8点钟,街上的店面几乎全关门了,路人也寥寥无几,看来又是一个没有夜生活、修身养性的地方。

他们先找了几家酒店,要么太贵,要么满员。实在没办法,小茜便自告奋勇地冲进一家正准备打烊的服装店,问店员有没有好的酒店推荐?结果,店员说了个店名,叫victoria inn,唐莉儿听着耳熟,想一想,竟是之前那个掮客要拉他们去的地方。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好折回汽车站,重新找到那个掮客。

掮客带他们往汽车站背后的小山坡上走,没有路灯,越走越黑。唐莉儿比较谨慎,叮嘱大家说,不要过于相信掮客,等会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人去看victoria inn,另一路人到周边再找找其他酒店,用手机保持联系。

victoria inn依山坡而建,是一幢民居模样的建筑,比较陈旧,有些年头的样子了。阿毛看到隔壁另外一家小旅馆,外貌比较新,他便叫小茜跟他一起过去打探打探,而唐莉儿和林文宇则继续跟随掮客爬上一段窄窄的水泥楼梯,来到victoria inn门前,里面走出一名戴眼镜的年轻男子,掮客与眼镜男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然后离开了。

可能是康提的castle hill酒店给了大家太高的心理标准,当唐莉儿看见victoria inn的房间条件,难免感到失望。林文宇虽然没说什么,但也能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不情愿的神色。

这里的房间面积倒是比吉隆坡的机场酒店房间大一些,有两张床,还有独立卫生间,可是房间设施都破破旧旧的,床上的毯子也看起来不干净,甚至有一张床的床单还破了一个洞,窗户很小,估计白天的采光也好不到哪去。

关键是,就这种条件的房间,眼镜男还开价每晚2500卢比一间,如果他们开两间,每晚就需要5000卢比,竟比康提还贵。唐莉儿原本计划在努瓦拉·埃利亚住两晚,可现在看到性价比如此低的住宿,她想把计划缩短为一晚。

“要不我们再找找看吧。”林文宇悻悻地说道。

“找什么找?”本来林文宇这话说的没错,唐莉儿也有这样的打算,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林文宇说出来,她就会想要对着干,“怎么?你又不满意吗?”

“没有不满意,只是觉得太贵了。”林文宇回应。

“贵?我们问了一晚上,这里算是最便宜的了。”唐莉儿继续发难,她觉得自己的行为好像是控制不住的,“现在这么晚了,还上哪去找别的地方?”

“那我们等等小茜和阿毛的消息。”

“别指望了!你对比一下两边的建筑,那边肯定不会比这边便宜。”

林文宇终于不再吭声,唐莉儿似乎又打了场“胜仗”,但她并不开心。她知道林文宇就是这样的性格,把话都吞进肚子里,能不说就不说。唐莉儿并非故意找架吵,只是她在林文宇面前怎样都放不下那副架子,而且每次林文宇那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会更加激起她的怒气。她也想好好对待林文宇,就像对待其他普通朋友一样,然而事实证明,不太可能。

经过唐莉儿和眼镜男一番讨价还价,终于将房价降到了每晚1800卢比一间。唐莉儿消气了,看看林文宇,向他求和,问他还有没有什么意见?语气尽量轻柔。

“没意见。”林文宇一脸漠然,“反正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唐莉儿几度欲言又止,被噎得面红耳赤,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生闷气。为什么她和林文宇不能多点默契?吵架的时候唐莉儿希望能痛痛快快地吵,把火气撒完,吵完后如果有人示好,大家互相给个台阶下,也算是完美收场。既然两个人吵架是难以避免的,为什么不能互相配合一下把架吵得圆满一些呢?而实际情况是,唐莉儿和林文宇的思维永远不在一个频率上,唐莉儿想吵架时,林文宇就闷着,让她的火气无处宣泄,而唐莉儿想求和时,林文宇却反将一军,活活把唐莉儿憋出内伤。

林文宇,你怎么不从这窗户跳下去!唐莉儿恨得牙痒痒。

正当眼镜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莫名其妙地望着僵持不语的唐莉儿和林文宇,不知道这里的房间他们住还是不住,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莉儿,莉儿,这边有一个超大的房间,我和阿毛觉得不错,你们快过来看看!”是小茜,这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小姑娘,声音里永远充满着没心没肺的欢快。

“哦,好的,我马上过去。”唐莉儿挂掉电话,跟眼镜男简单告别之后,一个人便走出去了,林文宇紧随其后。

那边的房间面积确实很大,不太像酒店房间,倒更像一室一厅的公寓,卧室正好放了四张床,其中两张大床拼在一起,另外两张小床单独放在旁边,客厅很大,有沙发有电视,还有一张大餐桌,厨房里各种设备也齐全,自己做饭没问题。价钱嘛,4000卢比,看来在斯里兰卡住宿就是这么个价位了。

另外还有个问题是,这个房间只能让他们住一晚,第二天已经被预定出去,他们必须在第二天中午之前搬走。经过一番商量,大伙最终决定住下来,先把今晚打发过去再说。唐莉儿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林文宇,心想四个人住在一起,应该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哇,这里的床好大好舒服啊!简直就是总统套房的标准哦!”小茜挑了其中一张大床躺下,大声嚷嚷,“背了一天的包,累死我了!我不管,我要睡这张大床!”

“你一个人睡那么大的床不寂寞吗?要不要给你找个帅哥陪陪?”阿毛开玩笑说道,因为两张大床拼在一起宽度差不多有三四米,个子娇弱的小茜躺在上面简直就像婴儿在睡大人的床。

“不用找帅哥啊,我不是有老公陪吗?哈哈。”小茜指了指林文宇,“老公,哎哎哎,叫你呢!我的未来老公。”

“啊?啊?”林文宇差点没反应过来,“叫……叫……叫我呢?”

“是啊,不叫你叫谁?反正我们都快领证了嘛,哈哈。”小茜嬉皮笑脸地从床上坐起来。

“没领证你们就想洞房?”阿毛笑笑,接话道。

唐莉儿不是不会开玩笑的人,但她当时真不知该如何反应,尤其是听到另一个女孩当面叫自己的前男友“老公”时,她觉得很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

“怎么?不行吗?”小茜反击,“阿毛,你也太保守了吧?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男,哇哈哈。”

“别管我是不是处男,反正你肯定不是处女了。”

“阿毛!我招你惹你了!”小茜一个枕头砸过去,被阿毛接住,“啊啊啊,真是烦死了你!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生啊?”

“啊?原来你是女生?我怎么不知道?”阿毛又把枕头扔回去。

“阿毛!你给我去死!”小茜拼命掐枕头,就像在掐阿毛一样。见小茜和阿毛逗来逗去,唐莉儿忍不住笑起来。其实原本她设想中的旅行不应该就是这样吗?没有那么沉重,大家开开玩笑发发神经都挺好。既然林文宇不再是自己的男朋友,就不应该再用以前的标准去要求他。只是普通朋友嘛,自己对他就应该更放得开一些。

“那我就睡这张小床吧。”唐莉儿将自己的行李往小床上一扔,算是划定自己的地盘。

“啊?”小茜放下手中的枕头,对唐莉儿说,“莉儿,我是开玩笑的,你还是来睡这张大床吧?大床很舒服的。”

“没事,我习惯睡小床。大床太软,我怕睡了腰酸。”唐莉儿丝毫没有换床的意思。

“那这个……”小茜看看阿毛。

“别看我啊,我才不想跟你一起睡。”阿毛赶紧把另外一张小床占领下来,“我是处男嘛,很矜持的!”

小茜再次把枕头砸过去,阿毛便顺势放在了自己床上,没给她还回去。

大伙都开始盯着林文宇,看他如何决定。林文宇把每个人都看了一遍,半天没动静。

“喂喂喂!快点啊,你老婆等着你呢!”唐莉儿突然开口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这句玩笑话说出来竟会如此顺畅。

“嗯?”林文宇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死盯着唐莉儿,以为唐莉儿受什么刺激,神经错乱了。唐莉儿眼神里带点挑战意味地回盯林文宇,林文宇叹了口气,接招道,“行啊,有大床,不睡白不睡。”林文宇将自己的行李扔到了紧挨小茜的另一张大床上。

“哎哎哎,我事先声明啊。”小茜见林文宇真要睡到自己旁边了,又开始有些害怕,“中间这条床缝,谁都不许靠近。如果你半夜爬过来的话,别怪我一脚把你踹下去。我是说真的,我会真踹的!”

“怎么?不准备洞房了?”阿毛酸溜溜地插嘴道,“刚才不知道谁说我保守呢!自己不也一样?装什么经验丰富?”

“阿毛!”小茜又准备砸枕头。

“哎,你可只有一个枕头了,再砸我,晚上你就真的要跟你文宇哥同床共枕了哦。”阿毛一脸贱兮兮的表情。

“晚上你给我小心点,再惹我,我叫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小茜恶狠狠地说。

唐莉儿又笑起来,不知道是小茜和阿毛太好玩,还是自己笑自己。这事怎么说都是她亲手把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不管是不是开玩笑,反正这个黑色幽默是越来越精彩了。

唐莉儿突然觉得这趟旅行变得好玩起来,其实旅行本就不该承受沉重的东西,既然到了斯里兰卡这个比天涯海角还远的国度,不就是想逃离原来的生活吗?那就彻底让纠结与烦恼见鬼去吧!

“放轻松,放轻松……”唐莉儿默默地在心里念道,尽管改变不了自己对凡事都太认真的毛病,可她想尽量控制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本该注意的美好事物上,比如风景、美食还有可爱的旅伴……

那天晚上,唐莉儿居然睡得特别香。

[ b ]

“懒虫们,起床吃早饭啦!”小茜站在卧室门口大喊一声,其他三人相继从床上蓬头垢面地坐起来。

“今天太阳是从北边升起来了吗?你怎么起得比我还早?”阿毛揉揉睡眼,嘟囔道。突然他像被什么东西电击了一下,上下打量小茜一番,又贱兮兮地说,“哎呀!今天你面色红润,精力充沛,看来昨天的洞房夜非常地给力啊!”

“是的!非常地给力!给力!给力!”小茜一个箭步冲到阿毛的床边,一边咬牙切齿地说话,一边抡起胳膊在阿毛的背上“啪啪啪”连拍三巴掌,一巴掌比一巴掌重,最后一巴掌时阿毛差点从床上弹起来,小茜说,“怎么样?你这下切身感受到了吧?”

唐莉儿看着他们,忍不住又笑起来。

“哎哎哎,小茜,你别乱说!”林文宇急了,赶紧插话道,“昨天晚上我们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老公,别害羞嘛!我会对你负责的!哈哈。”小茜跑到林文宇的床边,大大咧咧地对他撒娇。

“我真的……真的没做什么。”缺乏幽默细胞的林文宇仍想极力辩解,“昨天晚上我就一直靠在床沿上睡觉,连中间的床缝都没靠近过,你们要相信我……”

而其他人根本不想听林文宇解释,开始聊今天小茜都做了些什么早餐以及去维多利亚公园的计划,林文宇一个人在旁边急得手舞足蹈、胡言乱语,唐莉儿突然觉得欢乐极了。

小茜带阿毛和唐莉儿先去客厅,桌上摆满各种食物,有面条、面包、牛奶、谷物、水果,小茜几乎把他们带的每种食物都做出来了,还真有那么一点请客吃饭的味道。窗外是懒洋洋的南亚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一切都带着简单的幸福气息。实际上很多事情,想得简单也就简单了,很多时候是自己把自己给困死了。

“哇,这么多好吃的!”林文宇最后走出卧室,一边系皮带一边说。

“是啊,看你老婆多贤惠。”阿毛揶揄。

“林文宇,要不以后你每天都和小茜一起睡吧?”唐莉儿顺势把话接过来,“这样小茜心情好,每天都给我们做这么丰盛的早餐!”见林文宇整个脸憋得通红,唐莉儿很痛快,其实这是她以前每次跟林文宇吵架时最想看到的一幕,可林文宇往往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无所谓态度,这下唐莉儿有了种复仇的快感。

“哦,对了,老公,等会出去你要是看见警察局,记得告诉我一声!别忘了领证的事,呵呵。”林文宇正准备默默地转身去洗手间,小茜又叫住他补充了一句,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林文宇却哭笑不得。唐莉儿心想,林文宇不会吓得尿都缩回去了吧?这个胆小鬼。

四个人嘻嘻闹闹地吃完早饭,把东西收拾好寄存在前台。唐莉儿觉得白天时间不能浪费在琐事上面,提议先去游览,晚上再找房间,可阿毛担心晚上房间又会变得紧张,还是想先把房间先确定下来再说。两人因此发生争执,最后唐莉儿占据上风,双方妥协,先去维多利亚公园,因为近,走两步就到,午饭时间再讨论要继续游览还是去找房子。

在唐莉儿和阿毛为今晚住宿争执的过程中,小茜和林文宇只知道不停地东张西望,互相开着没营养的玩笑。唐莉儿已经懒得过问他俩的意见了,她感觉自己活像个导游小姐。阿毛这人虽然有时候挺固执,但至少能提供一些行程上的意见,不像小茜和林文宇,完全不上心。唐莉儿暗忖,自己要能像他们那样纯粹地享受旅行也挺好,可她总情不自禁地管东管西,真让她把自己的行程交到别人手上她也会特别没安全感。

阳光很好,这个带有浓郁英式建筑风格的小城散发着淡淡的浪漫气息,白天街上人也不多,绿树成荫,四周宁静,每一个转角都能看见斯里兰卡人特有的温暖笑容。即便这里没什么让人惊叹的景点,唐莉儿也愿意不厌其烦地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又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戳中了小茜低到无极限的笑点,一阵阵狂笑将唐莉儿从自我陶醉的小世界里拽出来。她呼出一口气,突然在想,是不是自己一个人旅行比较好?

维多利亚公园的外国人门票是每人50卢比,就在他们victoria inn旁边,吃早饭时他们透过窗户看见的那一片绿色便是。

尽管之前大家都信誓旦旦地说,斯里兰卡住宿这么贵,为了表达“无声的抗议”,收门票的景点一律不进。可努瓦拉·埃利亚城内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值得逛逛,想想50卢比也就大概三块多人民币,大家还是屈从了。

进到公园后,四人又分成两组,唐莉儿和阿毛一组,林文宇和小茜一组。和阿毛在草坪上散步时,唐莉儿望着不远处蹦蹦跳跳精力过剩的小茜以及不时抱头鼠窜的林文宇,她突然想不起来这样的分组是如何形成的了?好像自然而然得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用这样的方式来彻底了断之前的恩怨纠缠?

“喂,喂!”阿毛突然叫唐莉儿,唐莉儿这才恍过神,“跟你说话怎么没听见?”

“啊?啊……是吗?你说什么了?”唐莉儿心不在焉地回问。

“我问你,下午我们去哪?”阿毛说,“这个公园没什么意思,逛一个小时足够了。”

“哦,那个……我还没仔细看。”唐莉儿回答,“等下吃午饭的时候,我再好好研究一下lonely planet,应该要去一趟茶园吧,努瓦拉·埃利亚是斯里兰卡最著名的几个红茶产区之一,不看茶园可惜了。”

“哦……”阿毛点点头,又看看唐莉儿,继续问,“你怎么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

“没……没有啊。”唐莉儿慌张。

“是因为林文宇吗?”阿毛一针见血。

“不是不是!”唐莉儿十分坚决地否认,“你瞎说什么呢?”

“呵呵,好啦!”阿毛笑起来,“不管你和林文宇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反正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告诉我。”

“好的,谢谢你啊,阿毛。”唐莉儿点点头。

“还有,小茜那个小姑娘只是喜欢开玩笑,其实她心眼挺好的……”阿毛话没说完,就被唐莉儿打断了。

“我知道。”唐莉儿轻声地回应道,然后把把话题岔开,“要不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吧?”

唐莉儿和阿毛走到草坪中央坐下,谁都没再说话。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跟昨天晚上的阴冷气候形成了鲜明对比,唐莉儿仰面躺下,阳光刺眼,她便把随身携带的lonely planet盖在脸上。

没多久,小茜和林文宇也走过来加入阿毛和唐莉儿。而小茜一出现,气氛又变得活跃起来。唐莉儿睡不安稳,重新坐起身。后来有三个像是街头小混混的青年人过来要求跟小茜合影,看见他们露在外面的巨大纹身以及气势汹汹的长相,吓得小茜到处乱躲,生怕被抢走做了压寨夫人。

“我有老公的,我有老公的。”小茜反复对那三个小青年用中文喊道,小青年还以为小茜在跟他们逗着玩,笑嘻嘻地追着她。小茜又一边尖叫一边指着林文宇,“哈子笨的(husband),哈子笨的,那个是我的哈子笨的!啊啊啊,你们别跟着我啦!老公,救我啊!”

可是没人救她,最后那三个小青年还是拉着她合了影。小茜一脸不情愿,小青年却心满意足地跑了。

“你们真不够义气!”小茜抱怨,“明天不给你们做早饭了!”小茜指指林文宇,“尤其是你!怎么做老公的?晚上不准你睡床。睡沙发还是睡地板?自己选!”

“老婆饶命!”林文宇做出一副鬼脸,“我睡厕所还不行吗?”

唐莉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好嘛,林文宇玩这个过家家的游戏,果然越来越熟练了,跟真的似的。

汽车站正对面是努瓦拉·埃利亚邮局,一幢很有特色的建筑,本来大家想去看看能不能买到剩余的星座邮票,可是跑去一看,大门紧闭,听附近一个老人说,今天是斯里兰卡的一个什么法定节日,邮局不营业。

然后他们又找了一家类似大排档的路边小店吃午饭,依旧是咖喱配米饭,林文宇只吃了一点就停下了。

“你怎么吃这么少?”唐莉儿问林文宇。

“我吃饱了。”林文宇回答。

“你只吃一点蔬菜就饱了?”唐莉儿不相信,“还剩好多肉呢,再多吃一点,等会我们去了茶园,就不一定能找到吃的了。”

“哦,好吧。”林文宇听话地重新拿起叉子,勉强吃了两口肉。

唐莉儿清楚,肯定是这几天一直吃咖喱让林文宇吃腻了,否则喜欢大鱼大肉的他才不会这么秀气,怎么可能吃点蔬菜就饱了?可他这人就这样,不管合不合口味,你让他吃他就吃,你再让他吃他还吃,反正吃到你满意为止,他都不会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不信,可以让唐莉儿再试试给你看:

“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唐莉儿问。

“啊,没有啊。”林文宇回答。

“要不再点别的东西吧?”唐莉儿继续问。

“哦,不用了。”林文宇回答,“这个……挺好吃的。”

果然,林文宇还是那个林文宇,唐莉儿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没性格的男人。

他们下午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做pedro tea estate的地方,大概在努瓦拉·埃利亚出城后往东三公里的地方,那是一座大型红茶工厂,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茶园。

四个人吃完午饭,到汽车站坐公车,唐莉儿付了钱,她不仅是这个小团队的导游,还是兼职的会计加出纳,因为林文宇的钱直接放在她手上,小茜和阿毛的消费也是她先出,记在账上,过段时间集中结一次。

唐莉儿并非不愿意做这些事,只是每次当她去问东问西、讨价还价、交钱记账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站在旁边乐享其成,用他们的话说,是“你办事,我们放心”,而唐莉儿心里难免有点小小的不甘心,看他们的意思,自己是活该为他们服务的。

又因为放假,红茶工厂没开工,他们没办法进去参观,只是在茶园附近转了转,对游客来说,茶园看起来跟普通的灌木丛没啥区别。

茶园里的小商店照常开门营业,阿毛和小茜分别买了一大盒茶叶,可唐莉儿嫌重,想最后到科伦坡再买。林文宇自然也没买,他甚至都不感到好奇,从头到尾都坐在大厅等他们,一如他平常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淡漠无趣,他肯定在想,不就是红茶吗?哪儿不都一样?

即便只把林文宇当作普通的旅伴,唐莉儿对他仍是有要求的。林文宇这种类似“性冷淡”式的旅行方式,唐莉儿实在看不惯,她的情绪在逐渐积累,等到了一定的阶段,她得给林文宇一点颜色看看,否则真是白费了一趟难得的旅行。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

小顺游记/小顺说/小顺fm/小顺tv

请在公众号“liu小顺”中回复关键词“目录”

版权所有 riljba.cn蒋店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