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蒋店门户网站 > 健康养生 > 「无极3线路」玄幻小说素材:北欧神话二

「无极3线路」玄幻小说素材:北欧神话二

发布时间:2020-01-11 19:06:24 人气:1452

「无极3线路」玄幻小说素材:北欧神话二

无极3线路,(爆侃网文讯)亚萨神族和亚萨园之墙

那两个是谁,十条腿

三只眼,仅仅只有一条尾?

----《吉斯顿布灵迪的谜语》

亚萨园,众神的家园,是一片无比辉煌的城堡和宫殿。在那里,每一位神祗都有一座自己的豪华宫殿。这些宫殿,有一半是以金子为顶的,有一半是以银子为顶的,这些金银屋顶放出的光芒,比太阳和月亮还要耀眼。亚萨园里,奥丁自己居住的宫殿叫做华拉斯盖亚夫,那是一个以白银为顶的壮丽豪华的巨大宫殿。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一眼认出奥丁那高耸入云的宫殿:无数箭簇和盾牌构成屋顶;两翼布满了锁子铠甲;西边的大门旁巨狼蹲踞;天空上盘旋着翱翔的鹰。众神之主,一只眼睛的奥丁神就经常坐在宫殿正中的御座上。他穿着宽大的上衣和亚麻布做成的紧身马裤,还经常戴着一顶宽边帽。他的身旁站立着两个女侍,叫做列斯特和密斯特;他的肩膀上停着两只乌鸦,一只叫做胡晋(意为思想),另一只叫做穆宁(意为记忆);他的膝下围绕着两条驯服的狼,格里和弗雷克。宫殿正中的那个奥丁的御座,是亚萨园中的一件神奇的宝物。每当奥丁坐在这个御座上的时候,他的一只眼睛能够一下子看到全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他的那只在密密尔泉底下张着的眼睛,则能看到一切过去的事情和将要发生的事情。奥丁独目的视线也有被宇宙树挡住的时候,那样他就不能完全地了解整个宇宙里的事情了。但是,他肩膀上的两只乌鸦,代表思想的胡晋和代表记忆的穆宁,每天在日落时分便会分头飞出亚萨园,一直飞到所有世界的尽头。当清晨来临的时候,两只乌鸦会从满天的朝霞中飞回来,一只停在奥丁的左肩,一只停在奥丁的右肩,然后把它们在外面飞行中所见到的和听到的事情,统统告诉它们的主人。就这样,众神之主奥丁对天下的事情无所不知。

兴旺的神国亚萨园中,有许多伟岸强壮的亚萨神,也有许多美丽的女神。在众神中,有十二位是神的首领,他们通常和奥丁一起坐在他那宏大的宫殿里,共同讨论整个世界中发生的大事或者饮酒作乐。奥丁的长子托尔是十二位神的首领中的领袖,同时他也是宣过誓的亚萨园的保卫者。但是,托尔是巨人们的天敌,经常到东边的巨人国中去和巨人作战,因此他很少在亚萨园。奥丁和妻子芙莉格所生的长子巴尔德尔是亚萨园的王子,他高大英俊,性情温和,是亚萨园中最受爱戴的神祗。所有的亚萨神都愿意他以后能够继承奥丁的地位,成为亚萨园的主人。奥丁的儿子泰尔是最勇敢的亚萨神,也是亚萨园中地位崇高的神的首领。也正因为他英勇无敌,他成了世界上一切战争的保护神,总是把胜利赐给战斗中的勇敢者。和战神泰尔相反,奥丁的另一个儿子布拉奇是个相当温文尔雅的神的首领。布拉奇长髯垂胸,能言善辩,尤其是一位伟大的诗人,能够出口成章地吟唱出长篇的诗歌。因此,布拉奇为诗歌之神。因为他美髯拂胸,有时也被人们称为长胡子亚萨。和托尔一样,海姆道尔也是众神的首领中负责保卫亚萨园的,而且,他的职责非常具体地就是守卫亚萨园的大门。众神的首领之一,奥丁的儿子霍德尔是一个盲眼的神祗,却以忠厚老实和大力著名。同样为奥丁之子的维道尔比霍德尔的力气还要大,是亚萨园中力气仅次于托尔的大力士。他沉默寡言,却乐于助人,每当亚萨园中需要有出蛮力的事情,都是维道尔一力承当的。托尔的妻子西芙在嫁给托尔之前生下的儿子优儿也是亚萨神的首领之一。优儿住在亚萨园中的紫杉树谷里,长于射箭、狩猎和滑雪。优儿尤其对人类非常友好,把他自己的本领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人类。因此他被人类认为是滑雪之神、狩猎之神和弓箭之神。在众神的首领中,还有一位叫做洛奇的,原本是巨人的儿子,因为早年得以和奥丁结拜兄弟,所以在亚萨园中也坐上了首领的交椅。但是他后来背叛了亚萨神,成了毁灭世界的恶魔。

围绕着亚萨园的,是一道天地之间最坚固的围墙,它高耸入云,绵延数千里,有效地保护着众神的家园。在亚萨神们刚刚修建完亚萨园里的城堡和宫殿的时候,曾经晓谕天下所有的生灵,征求最伟大的工匠,为亚萨园修造一道最坚固的围墙。巨人国中最有名的工匠,一个有着无比灵巧的双手的巨人骑马前来应征。他对众神声称,他能够在三个冬天内修造起一道最伟岸的围墙,如果事成之后司爱情的美丽女神芙蕾雅能成为他的妻子,而太阳和月亮也能归他所有的话。众神们看着这个单枪匹马的巨人,根本不相信他一个人能够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为了戏弄他,众神假装同意了他的要求;但是又附加了更为苛刻的条件:巨人必须在一个冬天里完成全部的工程,而且不得有其他的巨人援手。但是如果完不成的话,众神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掉这个吹牛的家伙。巨人居然答应了这一条件,而且不慌不忙地开始工作了。没有多久,一堵崭新的围墙出现了,并且以奇迹一般的速度迅速增长着。惊讶的众神们后来发现,巨人来时骑来的那匹叫做斯华帝耳弗利的马是一匹非同寻常的神骏。它每天白天用它的神力为巨人运来一块又一块修筑围墙所需的巨石,而每天夜晚它也用不着休息,仍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着。它每天完成的工作量,比它的主人要多两倍还多。当春天就要降临的前三天,巍峨的围墙已经矗立在了亚萨园的四周。而最后的一段,按照巨人和他的神骏的工作速度,也将在冬天逝去的那一天顺利完成。亚萨神们开始有点紧张了。按照他们之间的协议,如果围墙在冬天结束以前完成了,那么美丽的芙蕾雅以及太阳和月亮就要归这个难看的巨人所有了。众神忧心忡忡地聚集在他们的会议宫里,共同商讨对付这个巨人的办法。巨人之子洛奇向来诡计多端,花招百出。在众神一筹莫展的时候,他想出了一条奇计,使众神们无不拍手称妙。洛奇在亚萨园的所有马厩中,选出了一匹最漂亮也最风骚的牝马,在巨人睡觉的时候牵着它靠近了神骏斯华帝耳弗利,并让它发出发情时的那种低嘶声。没有见过世面的年轻牡马被深深地诱惑了,它放下了正在干着的工作向那头风骚的牝马奔来。但是洛奇却牵着它向远方跑去,一直把神骏骗到一个非常远的地方,才让它们尽情快活。让众神们欺骗了的可怜的巨人失去了他的神骏,当然再也没有可能在春天到来以前造完最后的一段围墙;当神威无比的力量之神托尔从远方风尘仆仆地旅行归来之后,也毫不犹豫地用他的神锤砸烂了巨人的脑袋。神骏斯华帝耳弗利和牝马在远离亚萨园的山谷中尽情欢乐的结果是,那头牝马不久以后产下了一头八蹄的小马驹。这头称为斯雷普内尔的马驹长大以后神骏异常,比任何一匹马都要跑得快。后来,它成了奥丁的著名坐骑。

*******************

诺德和夫雷

成长为华纳海姆的华纳神

他作为人质来到了众神之中

在时代的浩劫之后,他将回到

智慧有力的华纳神之家

----《瓦夫塞鲁德尼尔之歌》

亚萨园里的夫雷有一件足与奥丁的八蹄神马和托尔的神锤相提并论的宝物,那是一条称为斯基德普拉特尼的宝船。和托尔的神锤一样,这条宝船也是由最能干的侏儒精心打造后送给亚萨神的。斯基德普拉特尼是天地之间最不可思议的一条宝船,能够装载下所有的亚萨神和他们的所有武器。而且,当升帆航行的时候,不管往哪个方向行驶,都会有强劲的顺风吹来,使它航行得又快又稳。这条宝船更为奇妙的地方是,一旦不使用的时候,夫雷就可以把它折叠成比手帕还要小的一块,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而随时随地,夫雷又可以把它打开成一条大船,驶向大海。有一天,当众神之主奥丁离开亚萨园,正在外面进行他的寻求知识和智慧的伟大事业的时候,夫雷悄悄地走进了他的宫殿,坐上奥丁的御座偷窥世界的秘密。在御座上,夫雷看到了全部世界的各个地方,人间、精灵国、巨人国和侏儒国。当夫雷的目光掠过巨人国约顿海姆里的一个宫殿时,他看到了一位极其美丽的姑娘正从大厅中出来,回到她自己的房间。这个姑娘是这样的美丽,当她抬手欲推房门的时候,阳光照耀在她裸露着的雪白手臂上,使整个世界顿时显得格外光明。也许是因为偷坐奥丁的御座而遭受了惩罚,当夫雷离开奥丁的宫殿时,他竟变得非常的沮丧和悲苦。那位名叫格尔塔的巨人之女强烈地占据了夫雷的全部心灵,使他顿时陷入了爱情的无限烦恼之中。回到他自己的宫殿以后,夫雷开始不吃、不喝也不开口说话,非常地沉默和忧伤。夫雷宫中的仆人见此情景,也不敢上前向他询问,只能悄悄地告诉了他的父亲诺德。诺德闻汛以后,也感到十分不安,于是找来了夫雷最亲近的侍从斯基尼尔,让这个和夫雷一块长大的伙伴去为他排解。斯基尼尔自然也担心失了常态的夫雷反而会给他一顿恶骂,但他既受诺德之托,也就硬着头皮来到了夫雷的床前。斯基尼尔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他先对夫雷动之以往日的伙伴情谊,也适当地奉承了夫雷几句,终于使夫雷向他吐露了真情。此刻,夫雷沉浸在深深爱恋格尔塔的痛苦之中,声言如果得不到美丽的格尔塔,他宁愿即刻死去。忠诚的斯基尼尔决定替他的主人前往巨人国,向巨人的女儿格尔塔求婚。根据他的请求,临行之前夫雷交给了他两件宝物,以助他达到目的。一件是夫雷的骏马,它能够跨越过去约顿海姆的必经之路上的一堵火焰之墙。另一件是夫雷的一柄宝剑,这是一把不加操持就能自己投入战斗的神剑,一直是夫雷心爱的长物。斯基尼尔骑着骏马,跨过火焰之墙,来到了格尔塔所居的宫殿。一阵狗吠和斯基尼尔与看门仆人的争吵声惊动了正在宫中的格尔塔。她看到一位亚萨神的使者远道而来要和她说话,便客气地请斯基尼尔到她的房中,并且奉上了蜜酒。斯基尼尔向她说明了来意之后,立即诱之以利,送上了十一个用纯金打造的苹果和一只神奇的金手镯。这只手镯即是侏儒们打造后送给奥丁的神物,每过九个夜晚就会生出八只同样的手镯。但遗憾的是,美丽的格尔塔一点也不为金苹果和金手镯所动,断然拒绝了夫雷的求爱。斯基尼尔见到利诱不成,拔出夫雷的宝剑,即刻进行威逼。他鼓动如簧之舌,声称如果格尔塔不答应他的要求,那么凭着这把神剑的威力,他就能把她送到海儿的死亡之国中去。在那里,格尔塔将和一个三个头的怪物生活在一起,再也见不到任何神祗和人类。而且,格尔塔也将变得极其丑陋甚至发疯,毫无希望地过一辈子地狱一般的生活。说到这里,斯基尼尔又装模作样地要对着神剑念动卢尼文字的咒语,扬言他一旦念将起来,这许许多多可怕的事情就会立刻降临到格尔塔的头上。斯基尼尔的恐吓成功了,格尔塔被迫答应在九个晚上以后到一片树林中与夫雷相会。斯基尼尔骑马凯旋而回,急不可待的夫雷远远地迎上了他,询问此去的结果。当夫雷得知还要再等九个晚上才能与他的心上人相会时,竟忧伤万分,吟出了如下著名的爱情诗句:“一夜无比漫长,两夜不可等待,我怎么能度过,三个夜晚;爱河深处的半个夜晚啊,比一个月的时间还要漫长许多。”后来,夫雷和格尔塔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直到雷加鲁克降临,世界毁灭的那一天。

*****************

洛奇的恶作剧

洛奇:奥丁,记住那过去的日子

我们曾是血肉相连的兄弟

不是给我们两人共饮的蜜酒

你决不会独自把它喝下

----《洛奇的争辩》

亚萨神的首领之一洛奇,其双亲均是巨人,所有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可怕的巨人。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奇和众神之主奥丁有缘八拜相交,成了生死与共的结义兄弟。后来,洛奇也因为这一层关系,在亚萨园中成了众神的首领之一。洛奇的外貌仪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贵。但是,他的性情却十分乖张,到处欺诈行骗,任意妄为。同时,他招摇撞骗的本领也非常高强,花招百出,诡计多端。他的惹事生非,经常给亚萨园带来很大的麻烦,使众神为此头痛不已。而他却又经常能够凭借他的智慧和计谋,为众神排解困难,因而屡建奇功。因此,洛奇竟是一位在亚萨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尽管那些生性耿直的亚萨神看到他非常讨厌。在众神中,尤以忠烈刚直的海姆道尔和战神泰尔憎恨洛奇的邪恶本性,甚至在见面时也经常形怒于色。海姆道尔则通常被称为“洛奇的敌人”。和其他的亚萨神不同的是,洛奇显然也不是一位勇敢的战士,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值得称道的武器。他最大的本领便是以他的三寸之舌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而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的办法不是变成一条鲑鱼跳入江河溪流,便是拔腿逃跑。为此他有一双号称神行的千里鞋,能够日行千里并且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力量之神托尔的妻子西芙女神美丽而善良,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闪耀着比金子还要美丽的光泽。西芙女神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经常坐在她的花园中梳理那一头金发,这就引起了洛奇恶作剧的念头。有一天,顽劣的洛奇竟在西芙睡觉的时候,把她引以为傲的一头金发剪得一干二净。洛奇的恶作剧使得西芙非常地悲伤,也给洛奇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西芙嘤嘤地哭泣的时候,力量之神托尔回到了家中。托尔马上知道这是洛奇干的坏事,一个箭步冲出了家门,在外面抓住了洛奇,准备把他身上的那些贱骨头一根一根地拆下来。被托尔抓在手中的洛奇疼痛彻骨,只能拚命地求饶,并且发誓去找侏儒国中的能工巧匠,为西芙打造一副一模一样的金子头发,而且能够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为西芙的美丽考虑,托尔只能暂时饶过洛奇,让他去找他所声称的金子头发。但托尔也没有忘记提醒洛奇,如果找不到这种会生长的金子头发的话,他洛奇身上的骨头很快就会变得七零八落了。

大地下面的侏儒国里,许多侏儒居住在岩石洞穴里和黑色的泥土下面。这些小小的黑色精灵不能见到白天的光芒,如果被日光照耀到了的话,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或者熔化掉。但是,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侏儒们却素负能工巧匠之名,特别是善于用金子打造各种各样精巧而神奇的宝物。在侏儒国中,最负盛名的是老侏儒伊凡尔第和他的儿子们,他们是所有侏儒中最有才华的匠人。而老伊凡尔第的女儿是亚萨园里的青春女神伊敦,掌管着重要的神物青春苹果。所以,伊凡尔第一家的侏儒们,和亚萨园的众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良好关系。因此,当洛奇急急忙忙地来到侏儒国时,伊凡尔第的儿子们非常客气地在大作坊里接待了他,并且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洛奇离开大作坊时,他不仅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会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的金子头发,而且还带上了侏儒们送给奥丁的一柄长矛和送给夫雷的那条能折叠起来的神船。

兴高彩烈的洛奇走出大作坊不远,迎面碰上了伊凡尔第的另一个儿子布洛克。他不禁得意洋洋地吹嘘起手中的三件宝物来,并且对布洛克说:“据说你们伊凡尔第的儿子里面以你的哥哥辛德里名气最大;你看看我手中的这三件宝物,铁匠辛德里再有本事,恐怕也做不出和这些宝物一样神奇的东西来吧?”“做得出来又如何呢?”布洛克显得对他的哥哥充满信心,反问洛奇说。洛奇于是信口开河地同布洛克打赌,如果铁匠辛德里能够打造出和这三样宝物同样神奇的东西来,洛奇就把他自己的项上之头奉送给这个侏儒。两人随即连袂来到了辛德里的石洞作坊,和他说明了原委。辛德里是个少言寡语的侏儒,在听完他们打赌的事宜后,首肯了一下就开始工作了。他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块猪皮扔进锻炼炉中,然后就转身走出了石洞作坊。在出门之前,他吩咐布洛克要不断地拉动风箱,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中断,以让炉膛中的烈火始终熊熊燃烧。辛德里一离开作坊,就有一只凶恶的苍蝇飞来停在布洛克正在牵动风箱的手上,并且狠狠地咬着他手上的皮肤。但是布洛克牢记着辛德里的吩咐,不管苍蝇咬得多凶也不停下拉风箱的工作,熔炼炉中始终火光熊熊。很快,辛德里回到了铁匠作坊,从炉中取出了一头山猪。山猪全身的鬃毛都是金子的,发着灿烂的金光。接着,辛德里又往炉子里扔进去一块金子,再次转身走出岩洞,也再次嘱咐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不断地拉动风箱。洛奇看到辛德里居然轻轻松松地把一块破猪皮炼成了一头带金鬃的神秘野猪,开始为自己的项上之头担心起来了。于是,辛德里一出门,洛奇又变成了一只苍蝇飞到了布洛克的脖子上,开始恶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着风箱,虽然脖子被苍蝇咬得疼痛难忍,但还是坚持着不停下手来,一直到辛德里再次回到了岩洞作坊里。这一次,辛德里从炉中取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金子手镯。最后,辛德里把一块生铁放进了烈焰之中,依然神秘地步出了作坊。洛奇为了保住自己脖子上的脑袋,这次变成了一只又大又凶的苍蝇,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眼之间。这只苍蝇为了干扰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毫不留情地叮咬侏儒眉眼之间的皮肉。布洛克强忍着痛楚,一刻不停地拉动风箱。最后,他的眉眼被苍蝇咬得皮开肉绽,鲜血从伤口流出来,糊住了他的双眼,使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无奈,布洛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抬手擦了一下眼睛,驱赶走这可恶的苍蝇。就在他停止拉动风箱的那一瞬间,炉膛中的火焰骤然变得微弱下来了。正好此刻辛德里一步跨进了石洞。尽管是在熔炼快要完成时火势才减弱了一下,侏儒国中最有名的工匠辛德里对他的弟弟还是十分不满,大声责骂布洛克不该停下拉风箱的手而去驱赶什么见鬼的苍蝇。最后一次,辛德里从炉膛中取出了一把铁锤。锤子并不精巧,却显得十分结实。辛德里于是把铁锤、金镯和金鬃山猪一并交给了布洛克,让布洛克带着它们和洛奇同去亚萨园,由奥丁、托尔和夫雷三位神祗来评判它们和洛奇手中的三件宝物相比孰优孰劣。

洛奇和布洛克到了亚萨园时,众神恰好在奥丁的宫殿里聚集着。洛奇首先将金子头发交给了托尔。西芙戴上假发后,不仅看上去完全同真的头发一样,而且显得更加美丽和光彩照人。托尔因此感到相当满意,暂时也就不准备拆散洛奇的骨头了。洛奇又向奥丁献上了侏儒们为他打造的长矛。这杆长矛是全世界最锐利的武器,任何盾牌都无法抵挡,而且一旦投掷出手,决不会错过目标。洛奇又把神船交给了夫雷,从此以后夫雷就有了一条能折叠后放在口袋中,而打开又能容下千军万马的宝船。接着,侏儒布洛克上前献出了他的宝物。他首先送给奥丁的是那只闪闪发光的金手镯。这只看似普通的金镯实际上几乎是一个聚宝盆,它每隔九个晚上就能生出八只一模一样的手镯。奥丁高兴地接过了手镯,并且后来又为夫雷的求婚和巴尔德尔的葬礼所用。然后,布洛克向夫雷献上了金鬃的山猪。这只山猪能够日日夜夜地奔驰,不仅能够跨越崇山峻岭,而且也能够飞越海洋和湖泊。在黑夜中骑着它奔驰时,它头上的金鬃会发出光明,把道路照亮得如同白昼。最后,布洛克把那把铁锤交给了托尔,并且告诉托尔说,这把锤子是天地之下最有力的武器,当托尔用力把它掷向目标时,任何东西都将不堪设一击。而无论托尔把它掷得多远,在击中目标后,它都会自动地飞回托尔的手中。和夫雷的宝船一样,托尔的这把神锤也可以变得很小,小到足以藏匿在他的胸口而不被敌人发现。然而,由于在熔炼的最后阶段洛奇用计干扰了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这把神锤因而有一个小小的缺陷,那就是它的把柄略为短了一点,幸亏并不影响它发挥威力。经过讨论,奥丁、托尔和夫雷三位亚萨神一致认为,在所有的宝物中,以辛德里兄弟送给托尔的神锤最为杰出,因为日日和巨人们进行战斗的亚萨神正好需要这样一件有力的武器。力量之神托尔有了这样的一把神锤,恰如猛虎添翼,不仅能够有效地保卫神国和人间,而且能大大地提高亚萨园的声望。由于除了神锤以外,其他的都是巧夺天工的宝物,难以分出高下,亚萨园的三位领袖最后宣布洛奇和侏儒兄弟的竞赌以辛德里和布洛克为胜者。洛奇应以竞赌时的诺言为信,向他们交付竞赌之物。对于他的亚萨神兄弟这样轻而易举地就把他的大好头颅判给了侏儒,洛奇一点也不感到吃惊。比起这三位来,其他的亚萨神想找机会治他的心情也许还要迫切得多了。机智善变的洛奇面不改色地开始和布洛克商榷,要用金银财宝来赎出他的脑袋。他揣度金银财宝对贪财的侏儒来说,要比拿走他的脑袋要实惠得多了。但是让变成苍蝇的洛奇咬得头破血流的布洛克却一口拒绝了他的建议,非要取下他的项上之头不可。洛奇一看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仗着他有一双日行千里的神行鞋,拔脚就跑。却不料受了侏儒好处的托尔大义凛然地一举把他抓了回来,口口声声地说要维持公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际,洛奇又心生一计,声称他这脑袋看来是保不住了,也就只能由着侏儒割去;不过打赌的时候他可没有说连脖子也一并赌上。所以,在这么多主持公道的大神面前,布洛克倘若真的要割他脑袋的话,切不可把他的脖子割走一星半点。侏儒布洛克自然没有办法只割走洛奇的脑袋而不牵连一点他脖子上的皮肉。因此,持刀的侏儒就准备把洛奇这张花言巧语的嘴巴割成许多碎片,从此不许他胡说八道。但是也许是洛奇脸皮太厚的缘故,他的嘴唇竟刀切不动。布洛克无奈叹道,如果他手里有辛德里的小尖钻在握就好了,可以钻透这两片厚颜的嘴唇。他的话音刚落,辛德里的尖钻已经扎在了洛奇的嘴唇上。布洛克于是就用这尖钻扎洞,一针一线地把洛奇的嘴唇缝了起来。洛奇的这次恶作剧和竞赌,让西芙难过了一场,自己也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但却给亚萨园带来了许多无价之宝。因此,当众人散尽,洛奇用牙咬开缝着嘴唇的丝线后,他离去的步子看上去还很有点得意洋洋。

*****************

托尔和侏儒“全智者”

不曾见过,你如此地善辩

语言中充满了智慧的财富

可惜我只是以谈话哄骗你

黎明来临,你变成石头吧

----《“全智者”之歌》

托尔和他的妻子西芙生有一个女儿,是亚萨园中最美丽的少女之一。她不仅和她妈妈一样有一头光彩夺目的金发,而且皮肤象冰雪一样地洁白晶莹。雷神托尔十分钟爱他的这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有一次,当托尔带着洛奇在东边忙于同巨人作战时,亚萨众神和侏儒国中的一个号称“全智者”的侏儒因某事竞赌,众神随口许诺如果侏儒赢了,就把托尔的这个美丽女儿嫁给他。出乎众神意料的是,这个“全智者”是侏儒国中最有学问和智慧的侏儒,能上察天文,下观地理,九个世界的来龙去脉无所不知,竟在竞赌中赢了众神。众神为此也不得不恪守诺言,把托尔的女儿下嫁给他。正好托尔不在亚萨园,众神竟也自作主张地擅自操办起来了。侏儒“全智者”非常不自量力,以为就能得到亚萨园中有名的美丽少女为妻了,兴高采烈地穿戴起新郎的衣冠,吹吹打打地前来亚萨园迎亲。他还在亚萨园大宴众神和宾客,把婚事办得热闹非凡。就在大宴将尽,“全智者”就要带走新娘的时候,力量之神托尔从远方的巨人国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一听说众神居然趁他不在的时候要把他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形容猥琐的侏儒,立即火冒三丈。但是,他既不便在众兄弟面前发作,又不能当着众人一锤砸死侏儒,留下一个他托尔不尊重诺言的恶名。托尔压压心头之火,把“全智者”叫到他的宫殿中说话。他非常粗暴地对侏儒说:“你这个白鼻子的矮侏儒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想来娶我托尔的女儿为妻!你这种生来就不配娶亲的难看东西最好给我识相一点,赶紧打道回府,我且留你一条小命。”侏儒却不卑不亢地答道:“我就是那种住在大地下面岩石洞中的侏儒,不过也蒙九个世界的生灵看得起,还都称我一声‘全智者’。至于娶你的女儿为妻,本是你们亚萨众神的承诺,而无论是谁,总还不能随随便便地撕毁一种承诺吧?”托尔看到这个侏儒并非是一个吓唬一下就能打发走的等闲之辈,立即决定用另一种策略使侏儒就范。他压下心头之火,转换语气对“全智者”说:“众神的承诺固然应该恪守,但我托尔身为其父,如果不答应的话,你也休想把我的女儿娶走。不过既然你的名号是‘全智者’,且让我问你一点天地之间的大事吧。你若能回答出我的所有问题,果真是智慧超群,我保证高高兴兴地把女儿嫁给你。”侏儒“全智者”自恃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惯于口舌之辩,自然同意托尔的要求。于是托尔就开始发问了。正如他所说,所有问的问题都是一些天地之间最根本的因而也是最复杂的问题。托尔先从天地日月问起,问到了云雾、波浪、火焰、昼夜、森林和山川,偶尔也插入一两个关于啤酒之类的古怪问题。这个难看的侏儒却也不枉被称为“全智者”,他如数家珍地把这些事物的来龙去脉都一一解说给托尔听,而且熟知这些事物在亚萨神族、华纳神族、精灵国和巨人国的不同名称。当然因而这些问题简单而又复杂,每个问题都需要侏儒用很长时间来解答清楚。在托尔和侏儒一问一答的漫长过程中,夜晚渐渐地消逝了。当“全智者”回答完托尔的最后一个问题后,第一缕黎明的光芒照进了托尔的宫殿中。这时候,托尔用手理着他的红胡子,得意地微笑起来了:“你的确是我所见过的最能言善辩的侏儒了。你既有硕智,又富学识,恐怕天地之间无人能够难到你了。可惜啊可惜,我问你这许多问题只不过是让你钻入一个圈套而已。你看,黎明已经降临了,你这个侏儒照到日光,也就只能变成石头了!”果然,象所有见不得白日光明的侏儒一样,满腹学问的“全智者”可怜地变成了石头。这样,托尔既没动干戈,也不担干系地消灭了侏儒,保住了他的美丽女儿。

*************

芙莉格和女神们

洛奇:算了吧,芙莉格,夫根的女儿

你曾经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不管是维 还是威利

都曾和你睡在了一起

----《洛奇的争辩》

在神国亚萨园中,有许多女神享受着和众神一样的崇高地位。她们同众神一起参加集会,共同决定亚萨园中的大事,也参加众神的欢宴,为众神的酒觥斟上甘甜的密。奥丁的妻子芙莉格是许多亚萨神的母亲,是亚萨园中地位最崇高的女神。她和奥丁一样,也是一位极其富有智慧和能够预测未来的神祗。也许正是因为她早就预知了众神和亚萨园在将来会遭到毁灭的必然命运,她平时在亚萨园中表现得非常沉默,很少和众神交谈。特别是因为她和奥丁不住在一个宫殿里,她竟然和奥丁也很少说话。在她金碧辉煌的巨大宫殿里,众神之后芙莉格通常坐在一辆纺车前,纺织着金子的丝线;旁边站立着她的忠实女侍,亚萨女神芙拉。但是,亚萨园中的众神却没有一位知道芙莉格为什么要终日纺织这种金线,仅仅知道这和众神命运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所以,从芙莉格的纺车上纺织出来的似乎不是丝线,而是金子一般的秘密和预言。对人类来说,芙莉格是婚姻和生育的保护神。当人类中的男女联姻时,芙莉格总是会赶来祝贺和保护。而没有孩子的夫妻和难产的妇女只要真诚地向芙莉格祈祷和求助,也总能如愿偿。

奥丁的女儿莎加是亚萨园中的公主,居住在一个最秀丽的宫殿中。莎加的宫殿建筑得象水榭一样,四周环绕着清澈的流水。众神之主奥丁有时会来到这里,在他心爱的女儿莎加的侍候下,终日畅饮美酒,倾听细浪拍击宫殿基座的美妙声音。美丽高贵的莎加是掌管历史的亚萨女神。除了莎加,亚萨园中的许多女神都是众神之后芙莉格的侍女。她们通常协助芙莉格管理亚萨园的内务,为人类掌管婚姻、爱情和生育等事务。芙拉是芙莉格的贴身女侍,她的专职是为芙莉格管理箱子和鞋子,寸步不离地侍候芙莉格。芙拉是个脖子上系着丝带的美丽少女,只有她才知道芙莉格的全部秘密。女神吉芙恩也是芙莉格的女侍,她年轻而美丽,是一位纯洁的少女。因此她也是人类中处女的保护神,当人类中的年轻处女不幸死亡以后,就会来到她的宫殿,成为她的女侍。后来,吉芙恩和约顿海姆的一个巨人相爱,为他生下了许多孔武有力的儿子。在一次人间的旅行当中,吉芙恩到了现在称为瑞典的地方。她装扮成一个说古的女人,给人们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因而到处受到人们的欢迎。后来,那个地方的国王吉尔腓听说后也请吉芙恩到宫中为他说古。在故事讲完以后,吉尔腓国王感到非常的满意和高兴,于是决定赐给这个善于说古道今的女人一块耕地,耕地的面积以四条公牛一昼夜所能翻耕的地方为准。不料这个实际上是亚萨女神的说古女人到巨人国牵来了四条力大无穷的健牛来翻耕土地。这四条健牛正是吉芙恩和巨人所生的四个儿子,他们天生神力,把土地翻耕得又深又广,整个大地都翻了起来。健牛们又把翻起来的泥土拖往西边的大海中,填出了一片很大的土地。吉芙恩把这片土地命名为西兰岛,她自己因而也成了西兰岛的保护神。而在瑞典,泥土被深深地推耕掉的地方,就是今天的维纳恩湖。亚萨园中还有一些女神,职司人类的爱情、婚姻和誓言。她们有的负责让男女之间互相产生好感,进而发生爱情;有的则专门为男女之爱消除障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有的则监督男女之间的山盟海誓,让负心的人受到惩罚。

正因为有了这些亚萨女神,人类才有了美好的爱情和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

流浪的芙莱雅

frey被任命为“妖精之乡”的领主,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妖精国。 但是他的妹妹,美之女神freya仍然住在“诸神国度” asgrad。

她住的宫堡名叫folkvang,其中有一座华丽的大厅sessrymnir,freya常在这里宴请宾客她的的宫堡里,一年到头宾客络绎不绝。

他们被女神美丽绝伦容色、珠玉般清朗甜美的声音吸引,经常聚集到sessrymnir来作客。

freya丈夫名叫odur,出身高贵,秉性骄傲。当odur从自己故乡来到“诸神国度”时,freya总是特别高兴,特别幸福。

时间就这样平顺地流过,freya在光辉灿烂的宫殿里,过着神仙都羡慕的日子。

可是,不幸的时辰终要来临。

于是,freya把丈夫留在宫中,独自到“妖精之乡”去。一方面想探望久违的哥哥,同时想向他要一顶光明妖精所编制的花冠来装饰自己。

freya突然觉得阳光黯淡下来,好象接近黄昏时分了。不由得惊讶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越往前走,地势越来越深陷,好象走在两边都是高山的峡谷中一样。不久,她已来到坚牢的岩石屋顶之下。

“呵,这一定是我听说过的“侏儒之乡”--svartalfheim可是,这里并不让人讨厌呀!阳光虽然不明亮,但也并不怎么黑。”

她向洞窟裹张望,只见无数小矮人正在最里边的一间屋子里进进出出。这些小矮人的帽沿上都有一盏灯,手上拿着工具,忙忙碌碌地挖掘地底的金刚石。挖出来的宝石都堆在壁上,以便用来加工制造王冠和手镯,或作为天花板上的吊饰。

freya走进最里边的大厅一看,那儿有四个侏儒,正在指挥手下工作。但小矮人们一看freya,就都涌到大厅中央来,好不容易才恢复秩序,继续工作。四个侏儒不禁都皱起眉头。

她看清楚了侏儒们正在制作的原来是一条耀眼的宝玉项链,顿时,freya心中如喷泉般涌起对这美丽项链的渴望。

她向侏儒要求这条项链,侏儒答应了,只是提出一个条件─美丽的女神必须陪他们度过四个夜晚来温暖他们四人。

“什么!”女神心惊地看着四张丑恶的脸不怀好意地望着她。

女神踌躇着,可是心中的欲望却冲昏了freya的理智,她默然地点点头。“嘿!嘿!”得到承诺后,侏儒们就欢喜地簇拥着freya到深处的岩洞。

...

四个夜晚过去了,摇曳的火光照在岩洞大厅上。

“履行你们的诺言吧!”

女神向侏儒要求已属于她的项链。侏儒们一齐站起来,脸上露出猥亵的神色,把项链递给freya,这条项链名叫brisingamen。然后,他们高声大笑,笑声直冲向高而圆的屋顶又弹回来,整个洞窟都是嗡嗡的回声。

freya微偏着头,伸出手,细长的手指紧抓住项链,然后转过身,像被可怕的笑声赶出来一般,拼命跑着。从长长的甬路往上爬,终于到了阳光普照,绿草如茵的山麓。

她在草地上坐下,把项链套在白嫩细长的脖子上。春天湖水中映照出freya怯怯的身影。她勉强抑制了激动的心情,高兴地回到“诸神国度”。

freya快步跑上大理石阶,因为她迫不急待想让odur看她的项链,以博取赞美。提着绊脚的曳地长裙,freya跑进丈夫的房间,但odur不在里面。

每一间房子,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但到处都没有odur。可怜的freya快要发疯了,心悬在半空中,没有着落。

她眼中满溢悲哀,在大厅中来回奔跑,注视每一人的脸,可是,odur并不在里面,她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唯一的脸。

她发觉到无可取代的丈夫不见了。freya的热泪点点滴滴落在项链的宝玉上。

她倒在门口饮泣,“诸神国度” 的女神们,经过sessrymnir,一个个都停下脚步,费尽言辞安慰她,但没有一个人能使freya的心重新开朗。

odin怜惜地点点头,伸出告别的手,温柔地说:“去吧!freya,祝你好运!”

她带着泪痕斑斑的脸站起身来,举起一只手伸向空中,召来了由两只白猫拖曳的金车。坐上用纯红彩绢做成的美丽座椅,黄金车无声无息地飞上挂着夕月的高空。红霞辉映的黄金屋脊,渐渐远去、消逝,freya不停地挥手告别。从此,她踏上寂寞的旅途,去寻找行踪不明的丈夫。

人类的都城

两只白猫衔着银辔,无声地滑行在天空中、大地上。freya让这美丽的小车载她到世界上的每个角落。

无论走到那里,freya黄金的泪水总是不停的流着。黄金般闪亮的泪水流经苍白的面颊,落到地上;不久,凡是freya经过的地方,都出现了明亮的细细水流,这些细流一面喃喃自语,一面向前流去,把“美”和“叹息”带往世界上所有的国度。

freya的白猫金车来到了人类世界的大都城。车子无声无息,如梦幻般在宽广的大路上奔驰。

“odur大概不会停留在这样平常的住宅中,还是先别在这寻找吧。”

freya一面在心里忖度,一面把车子直接向王宫驶去。金车停在警卫森严的宫门前,freya向穿着华美制服的警卫问道:“odur是不是在这宫殿里?odur神和国王住在一吗?”

卫士一直摇头,回答说:“从来没有听过这位先生的名字。”

freya离开了王宫,颤栗的手敲着城里一家家华丽住宅的大门,探问odur的消息。但是在这广大的城市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过odur神的名字。

freya驶向狭窄的小路,来到另一个简陋的小镇上。这里住的全是穷人。但从他们中间仍然探不出odur的下落,每一个被问到的人都这样回答:“不,他没有在这里。”一面吃惊地凝视光验照人的freya。

暮色渐渐深浓,怀着悲哀的心情,freya茫然地来到了草原地带。贵族的宫殿,穷人的茅屋都被金车抛在后面。车子在寂静的湖边停了下来,freya下了车,坐在草地上,独自痴痴凝望镜子般乎静的水面。

月亮升起来了,和freya一样俯视着湖水。映照在水镜上“夜之女神”的容颜,显得沉静,高雅而又清纯。但是,同一水面上freya的影像,却那么迷惘、娇弱而又畏怯。

那条美丽的项链也映在水中,这举世罕见的珍宝,泛着闪闪柔光反映在似有若无的微波上,有如摇曳的灯火。空中的明月,虽然没有美丽的项链,但是深沉的夜之天空,加上闪闪发光的星辰,看起来好象快乐得很。

梦魇

这天晚上,在月亮和星星的照耀下,freya躺在湖边草地上睡着了。是不是梦中仍在哭泣呢?金泪从轻阖的眼角滴落到柔柔的草叶上。

突然,一个黑色的形体来到freya睡着的湖岸边,并且坐在她身旁,仲出双手紧挟着月光下美丽如画的女神面颊。这黑影原来是loki!loki在沉睡的freya耳边,低声细说着可怕的话语;

“如果不满意丈夫的话,就仅管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吧!这才是最正确的路!freya,只管想自己的美和漂亮的衣饰,不要再去想odur了,这是最聪明的做法!你到“侏儒之乡”,得到了罕见的珍宝,所以,你的丈夫才弃你而去。但美丽的项链不是比那薄幸的丈夫更可贵吗?你为什么还要哭?freya,你为什么这恐惧?”

freya一面呻吟,一面扭动身体,想把脸挣脱这冰冷、可怕的手,但无谕如何都挣脱不掉,可怕的梦魇已压在她胸上。

“啊!项链要把我吸进去了!”

在梦中,freya哭泣着,不断用小拳头捶打自己的胸部。这时,从遥远地底的“侏儒之乡”突然发出恐怖的笑声,在地底大洞窟的岩石圆顶上撞出回音,震动了freya躺着的大地。loki吓得跳了起来,在freya睁开眼睛之前,迅速地消声匿迹。

铁森林、旷野

已经是早晨了,freya以湖水为镜,梳装之后,又开始她那遥远无尽的旅途。跟湖上的影子告别时,freya突然喃喃自语:

“项链的确很美,但有时却太沉重了!”

此后,freya走遍了无数的都城、小镇与村庄,到处探问丈夫的消息。但在这广大无垠的世界里,没有一人告诉她丈夫的下落。寂寞的旅程好象永远没有尽头,现在,她决心到“巨人之国”去。

这天,freya来到了广大无边的铁森林,这是从人类世界到巨人国的道路之一。“铁森林”这名称一点也没夸大,高耸的大树,又黑又硬,好象要用那如饿爪般的枝叶,撕裂天空。

森林中坐着一个巫婆,她的背后是暗黑无边的森林,可怕的脸对着茫茫旷野。森林中,到处都是这妖婆的儿女,其中包括狼、熊、狐狸和巨身多头的大鸟。

freya走下金车,颤颤兢兢地走近妖婆。

“请问婆婆,请问你知道odur在什么地方吗?”

妖婆用她那满布红丝、沌浊可怖的眼睛瞪着freya,像吐什么东西似地回答:“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就是懂,我也没空回你的蠢话!”

妖婆恶毒的话,像锋利的剑,剌穿了freya的心,freya已陉无力把剑拔出来了。她呆呆地站着,良久,血从心上的伤口处滴落下来。

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撕裂了冷泪纵横的脸,freya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终于,妖婆嘶吼出声:“赶快走吧!哭什么!”

freya只好再坐上车,一直往西走去,继续无望的旅途。

这天,她又来到一片厚密的森林前,林中住着沉默寡言的vidar。vidar本来就有隐者之风,他不喜欢住在华丽的神国,因此,求得父神odin的允许,独自隐居在世界尽头的森林里。

“vidar是神族中的人,他一定会帮助我!”

金车向一望无际的森林驰去 好象微风拂过草叶一般,车轮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微弱的光线映出树木的轮廓,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点会动的影子。

freya怀抱着希望,迫不急待地催动金车飞一般驰去,终于来到枝叶交错,杂草丛生的茅屋之前。

vidar像老树一般,僵直地坐着,沉默的和黑夜一样,长草从乱发中长出来,灌木枝像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遮住了他的眼睛。鲜绿的青苔塞满了两只耳朵,发亮的白露染上他的长须。

“要从这些枝叶丛中,找到vidar,可不简单。青苔塞满的耳朵,能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freya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拼命拨开树枝,走近vidar,伏在地上恳求着:“vidar呀!请你告诉我,odur是不是隐藏在森林中,还是在西边的广大原野上流浪!”

vidar没有回答,只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freya,那眼光有如树叶丛间漏出的微弱阳光。“大概没听见吧”freya自言自语。

她不惜让肩膀、胸部受伤,用力拨开如铁般的树枝,更接近vidar,哀声求告:“vidar,请告诉我一声,odur在不在这裹?”

vidar仍然静默如石,freya把睑埋在膝盖上,猛烈地饮泣。良久,才抬起头来:“难道竟然没有一个人肯帮助我?在我如此痛苦的时候,神祇、妖婆,谁都不肯助我!”

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长而发光的秀发摔向身后,慢慢地坐上车,freya又开始漫无目的地走去。

海边

经历过漫长的漂泊旅途,freya终于来到寂静的海边,又是一天的黄昏了,燃烧着晚霞的天空好象盛开的大红花。微风吹不起海浪,只有那轻柔的涟漪荡到岸边变成了蔷薇色的泡沫,宛如人们嬉戏时泛起微笑。

凝眸细看,原来老海神aegir已来到沙滩上。冰冷的微波轻轻地冲洗着他的胸膛,九个波浪是aegir九个美丽的女儿。aegir好象在静听波浪的私语,他外表已老得厉害,但他的举止纯真一如婴孩。

freya悄悄走近海王身边,倾耳细听波浪女神和她父王的谈话。海王一点也没发觉,他轻问女儿们说:

“freya的故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freya更竖起耳朵,不敢漏掉一个字。

第一波抚弄着海王的手指说: “freya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神。以前,住在神国,过着幸福的生活”

第二波接着细声补充: “可是,爸爸,那freya却遗弃了她的丈夫odur,独自离开了美丽的宫殿。”

第三波、第四波说: “她到了地底侏儒的洞穴去。在那得到了美丽项链,把它带回神国去。”

第五波凄凉地接口: “但当她回到美丽的宫殿时,odur已经不在了。”

第六波说道: “这是因为freya爱自己更甚于爱她那高贵的丈夫。”

第七波悲哀地俯首,低声说: “唉!freya,你再也不能跟丈夫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了,因为,odur绝对不会再回来!”

第八波也悲凄地说: “只要世界存在一天,odur就不会回来!”

最后,第九波依偎在父王的膝盖上叹息着说: “是的,odur不会再回到freya等待的家,freya也永远不会停止她的悲泣。”

像被魔法禁制住一样,freya凝立不动,当她听到“odur不会再回来”这句可怕的话语时,她掩面,俯身,落下成串的眼泪。

就在这时,波浪们突然惊动起来,口中不断呼唤她们的父亲:“噢,父王,广阔的海那边,有灾患汹涌而来。一波连着一波,我们的灵魂都被摇撼了!”

果如她们所说,视线所能及的大海,整个骚动不巳,响澈天际的海潮声越来越大,远处可以着见海后ran正撒开大网在等待猎物。

aegir大喊一声跃入深海。天空和海洋各以怒容相向,互相撕扭。“夜”的阴影逐渐扩大,,罩在整个狂风暴雨之上。freya已精疲力竭,她倒在冰冷的沙滩上昏睡过去。不久她被一位女神抱起,送回神国。

从此,freya亲爱的odur永远没有再回来,freya的泪水也没有一天干过。

版权所有 riljba.cn蒋店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2020